自定内容
———————————————————————————————————————————                                          ———————————————————————————————————————————                  
自定内容

新闻资讯

News

图片
自定内容
{
导航菜单
自定内容
遇见。花
自定内容
}
文章分类
文章正文
百亿乌海洪远掌门姚晔:未获神雾环保输血
作者:    发布于:2018-11-18 02:05   

(原标题:百亿乌海洪远掌门姚晔:未获神雾环保输血 停工一年拟引入战投)

11月7日,姚晔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段话“跌下神坛的我们,不管如何,在这片土地上,我们终将再次崛起,以王者的姿态。”配图为写着“乌海洪远”字样的落地标牌,后面隐约可见“节能环保持续发展”等字样。谦喜彩票

姚晔是号称总投资将达117亿元的乌海洪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乌海洪远”)的法人及董事长,他为实际控制人的前海恒泽荣耀(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泽荣耀”)目前持有乌海洪远11.36%的股权。

乌海洪远坐落于内蒙古自治区西部一座新兴的工业城市——乌海市。其致力于开发乙炔化工新工艺,建成后将以中、低阶煤为原料生产聚乙烯、乙二醇、焦油等的环保项目。然而,这个国内首套煤炭清洁示范项目,乌海市市委、市政府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已经停工近一年,工地上几座庞大的工业装置和多处半完工的厂房静静地伫立在乌海市以南70公里外的戈壁上。

乌海洪远还有另外两个身份:神雾环保技术股份有限公司(300156.SZ,以下简称“神雾环保”)的关联方,同时也是神雾环保2017年第一大客户和应收账款方。

今年以来,神雾环保处于资金链危机当中,其公告中可见“受资金短缺等综合因素的影响,公司在建重点工程乌海洪远项目、包头博发项目暂未复工”等相似表述。

备受神雾环保投资者关注的乌海洪远项目,如何摆脱资金困局从而复工,仍是前途未知。

神雾环保大客户:停工已近一年

发上述朋友圈时,姚晔正站在乌海洪远项目的施工现场,看着眼前近2800亩的厂区,发出一声叹息:“总投资额可达百亿级的企业处于停工状态让我感到心痛。”

乌海洪远于2015年9月注册成立。实际上,乌海洪远是该项目2016年之后的名称,2016年11月之前,其叫乌海神雾煤化科技有限公司,是一个自诞生起便与神雾系息息相关的项目。

2015年9月,乌海洪远(原名“乌海神雾”)设立,设立时唯一股东为北京神雾资源综合利用技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雾资源”)的全资子公司,神雾资源同时也是神雾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2015年11月,神雾资源与神雾环保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乌海神雾100%股权转让给神雾环保;2016年6月,神雾环保与恒泽荣耀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乌海神雾90%股权以5400万元转让给后者,自己仅保留10%的股权。

该次转让行为和价格受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对此,神雾环保表示恒泽荣耀有自身资金实力及产业基金的渠道优势,与其共同投资建设该项目,可保障项目早日建成投产,同时鉴于乌海洪远成立时间较短,主要进行项目筹建工作,无任何营业收入,因此选择以略高于转让股东对应的90%股权的价格进行转让。

“当时乌海洪远项目刚筹备启动,还未开工,购买该项目股权的原因基于公司对神雾及其技术领先性、管理水平较为认可,也对项目进行了深入可行性分析,因此希望进一步加强双方在节能环保领域的合作。”姚晔回忆当年的股权转让情况如是说,“同时,希望投资入股该项目,投产后继续参与运营,择时再以IPO或并购方式退出。”

此后,乌海洪远经历了两次增资,注册资本从1亿元变为7.92亿元,神雾环保及其控股股东神雾集团,通过直接或间接持股,成为乌海洪远的关联方。

目前,乌海洪远项目中,神雾环保和其控股股东北京神雾环境能源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雾集团”)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股权。同时,据2017年年报显示,乌海洪远以高达15.49亿的销售额和55.12%的占比,成为神雾环保的第一大客户。乌海洪远也是神雾环保的第一大应收账款方,其近11.27亿的应收账款占神雾环保2017年应收账款余额23.38亿元的48%。

具体来看,长新衡盛(杭州)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长新衡盛”)持股62.12%,乌海市富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25.25%(以下简称“乌海富海”),恒泽荣耀持股11.36%,神雾环保持股1.26%。其中长新衡盛近30%的股权由神雾环保控股股东北京神雾环境能源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雾集团”)持有。

神雾环保曾表示,神雾集团未向乌海洪远委派任何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不控制乌海洪远的业务与经营事项,其核心管理人员包括执行董事、总经理姚晔等。

姚晔介绍,长新衡盛主要角色为财务投资,获取项目投产后的收益,乌海富海为政府下属的投资平台,投资乌海洪远主要考虑社会、经济效益及项目相关的配套资源,神雾环保主要角色为项目总包方,不参与公司的运营管理,“虽然无协议、章程约定恒泽荣耀为控股股东,但项目及各股东的协调统筹工作由恒泽荣耀负责。”姚晔补充道。

对于乌海洪远这个关联方,神雾环保并不“避讳”。

据了解,乙炔化工工艺生产流程包括“电石段”和“化石段”。神雾环保全资子公司2016年6月23日与乌海洪远签订两份金额合计为39.15亿元的合同,承包“电石段”建设,神雾环保2017年7月与乌海洪远签订金额高达59.47亿元的合同,承包“化石段”建设。

三份合同的签订,使神雾环保完整承揽乌海洪远项目乙炔化工全流程建设,神雾环保在2017年年报中还表示,通过该项目的建设,“致力于打造首个乙炔化工全流程示范工程”。

“神雾环保主要角色为项目总包方,不参与公司的运营管理,项目及各股东的协调统筹工作均由恒泽荣耀负责。”姚晔表示。

截至目前,乌海洪远项目订单的项目执行进度和回款情况如何呢?从神雾环保对深交所2018年半2018年问询函的回复可以窥得一隅。

据回复公告,截至2018年6月30日,2016年签订的两份合同项目执行程度分别达到81.7%和74.77%,但是回款情况不乐观,仅占合同金额的27.71%。2017年签订的合同,项目进展程度仅为3.10%,回款金额为1亿元。

神雾环保在6月7日回复深交所关于乙炔化工产业链的贯通是否可以促进公司经营业绩持续快速增长时,仍对该项目表示充满信心,神雾环保透露包括乌海洪远等项目在内,公司共有三个总合同额达122亿的订单,在手订单充足,全产业链的贯通将给公司带来大规模的市场订单需求。

然而此时,距离乌海洪远停工,已近半年。

资金断链危机传导

自神雾环保2016年年报起,乌海洪远基本上会出现在每一次财报中。神雾环保和乌海洪远的关联交易“迷雾”一直笼罩在其头上,也屡次被深交所问询。

2016年财报中除乌海洪远销售额占比41.18%外,新疆胜沃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占比(以下简称“新疆胜沃”)33.14%,包头博发稀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包头博发”)占比4.23%,而后两者通过股权穿透发现在当时,其也是神雾环保的关联方,那么实际上,2016年3家关联方贡献了神雾环保当年超过五成的销售额,当年神雾环保营收31.25亿,同比增近160%,净利润更是从2015年的1.75亿一跃为7亿,同比增长289.47%。年报显示,乌海洪远项目当期确认收入12.87亿元,占报告期营业收入的41.18%;当期确认毛利4.86亿元,占报告期毛利总额的45.17%。

在2017年回复深交所关于其2016年年报的问询时,神雾环保表示,在特定阶段,不可避免地会使项目公司与神雾环保形成关联关系。不过未来以上三个项目均将增资,引入一定比例的政府投资,与神雾的关联关系将淡化。

神雾环保称自己的公司的商业模式为“工业类PPP商业模式”,具体流程是神雾环保或其控股股东分别通过产业基金、直接投资等方式参股项目公司,由公司作为工程总承包与技术服务提供方,再引入包括地方国资、产业资本及金融资本等资方,共同入股项目公司。部分项目公司在项目筹备前期,会由神雾集团或神雾环保持股。

神雾环保也坦言,报告期内,公司对于乌海洪远、新疆胜沃项目实施了工业类PPP商业模式,未来在包头博发项目上亦计划实施工业类PPP模式。

2017年神雾环保实现营收28.09亿元,同比减少10.10%,归母净利润3.61亿元,同比减少48.84%,该年报数据是经过修正后的结果,修正降幅分别达32%和40%。修正原因是受报告期后乌海洪远项目业主资金影响及化产段工艺方案的优化调整,公司从谨慎性原则出发,在本次审计过程中,主动调减乌海洪远项目(化产段)报告期收入和成本。本报告期内,公司的前五大客户中,前三大分别是乌海洪远、新疆胜沃、包头博发。乌海洪远即有15.49亿的销售额和55.12%的占比。

随着乌海项目的停工,与2018年之前的“报喜”不同,2018年开始,神雾环保财报的“报忧”情绪越来越浓厚。

对于乌海洪远目前暂未复工的原因,神雾环保在2018年6月7日对深交所进行了说明,其表示受到总包方神雾环保2018年1月中旬复牌后股价的大幅下挫,资本市场及金融机构对神雾技术和其可持续经营能力不断质疑的影响,采用神雾技术的业主方在项目融资上受到很大影响,项目融资未达预期。

姚晔表示:“乌海洪远项目总投资约117亿元,至2017年末项目资金已到位16.65亿因受神雾系资金断链危机影响,原谈定已签署合作协议或有投资意向的机构均持观望态度,暂无后续资金实缴。”姚晔表示,恒泽荣耀拟出资18亿,截至目前已投入股本9000万、6.8亿股东借款。

然而神雾环保的工业类PPP商业模式随着其资金链的断裂似乎不可持续,三者均出现了停工现象,截至今年9月30日,神雾表示受资金短缺等综合因素的影响,公司在建重点工程乌海洪远项目、包头博发项目暂未复工;新疆胜沃项目、内蒙港原项目及新疆能源托克逊项目复工较晚,对报告期收入贡献很小。神雾环保业绩“大变脸”,2018年前三季度营收0.98亿元,同比大降96.12%;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亏损2.47亿元,同比由盈转亏,降幅高达153.22%。

否认神雾“输血”拟引入战投

“现在主要是资金链问题,只要资金能到位,马上能开工。”姚晔说,乌海市相关领导对这个项目非常关心,多次表示有困难及时提出,政府各部门会尽可能给予帮助和支持。

神雾环保6月份回复深交所问询时曾表示,目前正和乌海项目业主方积极沟通,以尽快确定乌海项目化产段优化调整后的工艺方案,预计该项目将于2018年6月底前复工。

今年7月,有媒体报道,神雾环保证券部表示随着战投资金的引入,战投中的部分资金将投入到乌海洪远项目里。对此,姚晔表示,“神雾集团今年引入的战略投资并无任何资金投入乌海洪远项目,自2017年底起,项目暂无后续资金实缴。”

记者就相关情况向神雾环保进行核实,拨打神雾环保董事会秘书和证券事务代表电话,电话均为暂停服务状态。

神雾集团于11月7日与南昌市新建区人民政府签署《项目投资合作协议书》,其中60亿元基金或将助推神雾集团节能环保产业发展。受其影响,11月12日,神雾集团旗下上市公司神雾环保和神雾节能(000820.SZ)收盘双双涨停。

当问及神雾集团获得的国资“输血”是否会惠及乌海洪远项目,姚晔表示:“乌海洪远项目将由项目自身通过引入战略投资及恒泽荣耀发行产业基金方式解决,跟神雾集团无关。”

姚晔向记者展示了乌海洪远项目目前的建设进展,通过照片可以看到,基础设施如宿舍楼、办公楼、生活服务中心等基本建成,工业设备如石灰窑、预热炉、电石炉等也初具模型。

说及本次到乌海洪远项目现场的原因,姚晔表示主要是对乌海洪远相关资产进行查询查证,为例行投后管理,以备近期引入战略投资的汇总汇报,节省入资时间,“我们正在积极洽谈引入外部战略资本入资乌海洪远,预计近期会有所进展。”

郭晨琦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黄蕾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全屏背景
自定内容

Copyright © 2002-2018 谦喜彩票,全球最有信誉的彩票娱乐平台

您的网站名称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备案号:ICP备********号

自定内容

品牌精神


某某花卉行业新品牌,引领 花卉行业新品质

自定内容

运输包装


由于是鲜花类物品,包装 前会用保鲜剂后礼盒

自定内容

退订服务


网上订购货物,一律支持 7天无理由退货

自定内容

邮资服务


网上下单,邮资服务支持 全场满199元包邮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